1. WE生活首页
  2. 生活常识

民国历史冷知识(10)

  • 梁启超曾说:“一个人要是读《出师表》而不掉眼泪就是不忠,读《陈情表》不掉眼泪就是不孝,读《葬花词》不掉眼泪就是无情!”(注:《陈情表》系三国两晋时期文学家李密写给晋武帝的奏章,“茕茕孑立,形影相吊”、“日薄西山,气息奄奄,人命危浅,朝不虑夕”、“生当陨首,死当结草”~“结草衔环”等成语典故均出自如此。又注:南宋文学家赵与时在其著作《宾退录》中曾引用安子顺的言论:”读诸葛孔明《出师表》而不堕泪者,其人必不忠,读李令伯《陈情表》而不堕泪者,其人必不孝,读韩退之《祭十二郎文》而不堕泪者,其人必不友。”青城山隐士安子顺世通云。此三文遂被并称为抒情佳篇而传诵于世。)
  • 抗战期间,陈寅恪在昆明西南联大教书,时常要“跑警报”(躲避日机空袭)。在离郊区不远的地方,有人在院子里挖了一个坑,上面盖上一块很厚的木板,人则进入坑内躲避。陈寅恪因而做了一副对联:见机而作,入土为安。
  • 五四时,陈独秀被捕,毛泽东在《湘江评论》上写了篇《陈独秀之被捕及营救》,说:“我祝陈君万岁,我祝陈君至坚至高的精神万岁!”
  • 张恨水的小说雅俗共赏,无论大学教授,还是家庭妇女,读之而皆快。在西南联大时期,陈寅恪先生患眼疾,他喜欢张恨水的小说,就让他的太太读给他听,所谓耳读《水浒新传》。鲁迅先生的母亲不知道鲁迅是小说家,别人告诉她后,她并不喜欢看鲁迅的小说,她喜欢读张恨水的作品,鲁迅便买来寄给母亲看。
  • 章士钊(1881-1973生于湖南省善化县今长沙市、教育家和政治活动家)对孙中山的口才极为佩服,曾多次被孙的雄辩所折服,后来说:“我每次去看孙中山,未进他的门以前,觉得他是不对的,可是见了面听他讲话时,又觉得他头头是道,确有道理,等到走出来之后,又觉得他还是错的。(注:1920年,章士钊当即在上海工商界名流中筹集了两万银元,全部交给了毛泽东。赴法勤工俭学运动中,毛泽东、蔡和森持杨昌济手书拜见章,求予资助。章当即以二万元巨款相赠,毛以一部资助赴法学生,一部用于湖南革命活动。又注:其女章含之及女婿乔冠华。)
  • 1946年,戴笠因飞机失事而暴死。蒋介石痛哭长叹“生为国家,死为国家”,让社会各界有头脸的人物写挽联悼念。陈立夫去找章世钊,让他写一副挽联,章很不愿意,陈力劝,章这才硬着头皮写了一副:“ 生为国家,死为国家,平生具侠义风,功罪盖棺犹未定;誉满天下,谤满天下,是非留待后人评。”此联一出,震惊天下。
  • 青岛大学的校长杨振声是山东人,性格豪爽,平易近人。他好饮,于是在校中纠合了闻一多、梁实秋、赵太侔、陈季超、刘康甫、邓仲存和方令孺,经常在一起饮酒作乐。七个酒徒加一个女史,戏称为“酒中八仙于是三日一小宴,五日一大宴……三十斤一坛的花雕搬到席前,罄之而后已,薄暮入席,深夜始散。他们豪迈地宣称:“酒压胶济一带,拳(指划拳)打南北二京。”有一次胡适路过青岛,见到这班人豁拳豪饮的样子,吓得立刻把他太太给他的刻有“戒酒”二字的戒指戴上,要求免战。
  • 叶公超在任暨南大学外文系主任兼图书馆长时,参与了新月书店和《新月》的创办。虽然其为世所公认的新月派主要诗人之一,但因留学期间,叶接触的是佛洛斯特、艾略特这样的大诗人,加之回国后平日里常读之作也是英美新诗,因此,叶对诗的看法,与徐志摩、闻一多诸人每每不同,其却与同是新月诗人的饶孟侃意气相投。然而叶之脾性较差,故而发生两人交恶之事。某日,叶公超与饶孟侃又聚谈某英国诗人,叶取出此人的诗集,翻出几首代表作,要饶读,读过之后再讨论。这天饶很疲倦,读着读着竟抛卷而眠,见状大怒之叶竟顺手以手边一书掷砸过去。虽未头破血流,却令饶大惊,至此之后,二人再也没有往日之亲密。
  • 闻一多年轻时不会玩麻将。留美期间,一次到科罗拉多大学两位教授家做客,饭后美国教授拿出麻将提出玩几圈助兴,闻一多连忙解释对麻将一窍不通,甚为窘迫。两位美国教授根本不相信中国人、特别是知识分子还不会打麻将,以为他有意推托。闻一多只好硬着头皮上阵,临时参阅说明书,边看边学边打。一晚上他没和一牌,甚是窝囊。此后,他在友人的帮助下,才慢慢学会了打牌,以应付类似的局面。
  • 胡适曾拍郭沫若的马屁,说:”你的《女神》写得捧极了,前几天我读了五天都舍不得放下。”郭大喜,跳起来抱住胡适,说要跟他接吻,胡吓得半死。
  • 金岳霖谈到徐志摩的时候,说:“徐志摩是我的老朋友,但我总感得他滑油,油油油,滑滑滑……”
  • 京剧名家、汪派的创始人汪笑侬1858~1918,满族。北京人)死后,袁克文(昆曲名家,袁世凯的次子,民国四公子之一)作挽联云:“本来是七品县官,革职原为唱捉放;此去有三堂会审,看君可敢骂阎罗。”(注:汪笑侬本名德克津,又作德克金,酷爱京剧。22岁中了举人,做了一段时间的知县,后辞官”下海”,遁身梨园。)
  • 吴宓性刚直,一贯克己守公,从不占人丝毫。1944年,他去宝鸡访友,购得三等车票,上车无座位,只好站过道。其时,恰遇妹夫王俊生,妹夫持有免费乘车证,遂将他带至二等车厢,找一空座。吴不知情,待查票时,列车员说:“三等车票,不能坐二等车厢。”王即出示证件,说明身份关系,查票员亦谦笑允准,但吴却生气异常,愤然返回三等车厢,依旧站于过道,直至宝鸡。 吴宓一意捍卫国学和文言文,对倡导白话文的胡适意见甚大。有一次,他与胡适在一个聚会上相遇,胡适戏问:“你们《学衡》派,有何新阴谋?”吴宓立即用文言文回敬:“欲杀胡适耳!”
  • 汪精卫南逃越南,秘书曾钟鸣途中被杀,遂决定与蒋介石决裂到底。东京谈判时,有人曾提议汪精卫和蒋介石一起和谈。不料,陈璧君一语惊人:“难道做汉奸,汪先生也要排在蒋某人后面吗?”
  • 张宗昌的亲戚来济南求官,张临时离开济南去外地督战,情急之下写下手谕:“全派执法处”。等张回到济南之后,副官面陈执法处监押各犯无一逃脱,张茫然不知所云。副官便陈述此中经过,并以手谕示之。张才恍然大悟,发觉将“全派”误写成“全抓”。
  • 郑孝胥在清廷谈富国强兵之计时说:“极简单,两字妙诀。‘借款’而已。”闻者不解,郑私语曰:“我国借了外国人的款子,外国人穷了,我们便富了!”
  • 辛亥革命,革命党人纷纷削发为志。郑江灏不剪辫子,他说:“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,不敢毁伤。”革命党人威胁说:“如要留辫子,就要砍下脑袋。”不得已,他只好将辫子剪下。
  • 阎锡山与老师赵戴文前后共事四十年,甚为阎所器重。阎锡山每遇大事,必和老师商谈,人称其为“赵军师”。一次,他给阎锡山讲演《三民主义》时,说道:“蒋总司令是一民主义,冯总司令又是一民主义,咱们总司令又是一民主义,合成三民主义也。”
  • 1936年,萧振灜在北平庆寿。他以市长的名义,滥发请柬,并预定饭店房间与头等车票。接到请贴的人多怕不去会遭其报复,不得不捧场助兴。前来祝寿的人也大多数是行礼之后即刻离去。等到开席时,参加宴席者所剩无几。这次祝寿,所收礼品较多,如匿名信若干、炸弹若干等等。为以防不测,不得已,萧振灜便派工兵验收礼品。
  • 蔡元培就任教育总长时,有人前往其家中道贺。蔡元培身穿短袄,出门迎接,道贺者见他满手都是肥皂沫,一边招呼一边抹手,不禁不自在起来,蔡氏会意,微笑的说:“没关系,没关系,今天因为无事,随便洗洗衣服,请里面坐吧!”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ivillcn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文章链接:https://www.badwe.com/17979/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