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WE生活首页
  2. 生活常识

陈桥兵变是赵匡胤处心积虑发动的,还是被动接受?

先说结论,陈桥兵变,应该是一件蓄谋已久的行动,黄袍加身不过是给乌合之众演的戏而已。

虽然很多历史记载说,赵匡胤那天喝多了,策划行动的是他的弟弟赵匡义和谋士赵普,但是后人还是能从史书上的蛛丝马迹看出,这是一次早有蓄谋的有计划的行动。

一、家人的言行暴露出赵匡胤早有夺位的野心

在《宋史·杜太后传》记载,当杜太后听说了儿子赵匡胤当了皇帝后,说了一句话,暴露出了赵匡胤早有野心。她说:

“吾儿素有大志,今果然。”

杜太后在听说儿子发动兵变当上皇帝后,一副理当如此的态度,看来她早就了解儿子的野心。

在宋人的笔记还记载了一件事,也暴露出赵匡胤的野心,赵匡胤早年到高辛庙算卦,算一算自己的前途如何,从小兵开始到节度使,卦签均无反应,于是他想,难道我是天子的命?结果卦签应验了。

这件事的真假先放到一边,它从侧面反映了赵匡胤一直存有当皇帝的野心。

在准备夺权。制造舆论时,开封府里流言多了起来,有一条说:

“将以出军之日,策点检为天子。”

点检指的是赵匡胤要做天子。可能用力过猛,搞的开封人心惶惶,除了宫里不知道外,城里的人纷纷外逃。

赵匡胤有点不知所措,于是想问问家人的意见。《邵氏闻见录》记载,赵匡胤的姐姐当时正在做饭,见弟弟这么慌张,抡着擀面杖追打赵匡胤。边打边骂:

“大丈夫临大事,可否当自决,乃于家间恐怖妇女,何为耶!”

意思是说,大丈夫做事要当断则断,在家里吓唬女人算什么本事?

被姐姐打了一顿后,指赵匡胤默然而出,抓紧部署。

二、兵变前周密的部署,暴露出不是仓促完成

第一步,将对手调离权力中枢。

当周世宗去世前,任命赵匡胤为殿前都点检。赵匡胤由此具备了夺权的实力,但是忠于后周的势力也不弱,他的绊脚石主要有:

1.李重进,侍卫亲军司都指挥使,是周太宗的外甥;2.韩通,侍卫亲军司副都指挥使,是后周的大忠臣;3.袁彦,步军都指挥使,一向看不惯赵匡胤;4.慕容延钊,副都点检,和赵匡胤没有深交,态度不明;

后周恭帝即位一个月后,赵匡胤着手设法搬去了这几个拦路虎,将袁彦和李重进调离了开封,前者为陕西节度使,后者为淮南节度使。

然后,他任命亲信高怀德、张令铎为侍卫马、步军都指挥使,控制了都城军队的主要指挥权。

第二步,为夺权做舆论准备,散布假消息。

显德七年正月初一,边境上报朝廷,说是契丹入侵。从事后看,这个消息多半是赵匡胤找人做的假消息。这一年是辽穆宗应历十年。在《辽史·穆宗本纪》里,根本没有契丹对后周用兵的记录。

后周及大宋的史书指天发誓地说,契丹与北汉联合,进攻我们了。对此,契丹及北汉一脸不解:我们怎么不知道呢!

当时主政的符太后,听信宰相范质的推荐,让赵匡胤领兵出征。但是赵匡胤以自己兵力不足为借口,拒不出征。无奈之下,朝廷只得授予赵匡胤最高的军权,任其调动全国兵马。

他打发殿前副都点检慕容延钊领着先头部队提前出发。因为他拿不准慕容延钊的态度,干脆支得远远的。为了不引起怀疑,赵匡胤自己次日也出发了。

此外,兵变的地点选择有玄机。赵匡胤率军出发走了40里地就停下了,驻扎在开封城北40里地的陈桥驿,一个时辰的急行军便可兵临之下。

三、周围人的表现,暴露出此事经过周密的准备

在陈桥兵变发生前后一些人的异常表现也预示了此事并非仓促行事。

赵匡胤发兵前,大臣们为其送行,翰林学士承旨陶榖对赵匡胤的态度特别献媚,南宋袁文的《瓮牖闲评》记载,席间,陶榖居然对赵匡胤行跪拜的大礼。并且说,等你回来后,我们就没有机会一起对饮了,我也不能对你执作揖的平礼了。

陶榖的话简直是未卜先知,他好像知道赵匡胤要做什么。

还是此人,居然提前做好了柴宗训的禅位诏书。《续资治通鉴长编》记载,正月初四,大臣们在崇元殿,等着周恭帝柴宗训禅位给赵匡胤,可是当时还没有人写好诏书。这时,陶榖从袖中取出周恭帝的禅让诏书,说,在这里呢。

陶榖提前为赵准备好禅位诏书,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赵匡胤的夺位蓄谋已久,有点政治眼光的人都能看出来,只有孤儿寡母被蒙在鼓里。

此外,大军出征,仓促之间,怎么会带着黄袍呢?这乃是皇家御用之物,私子带在身边,被人发现后是要杀头的。可见,这都是提前预备好的。

赵匡胤的军队从仁和门进入开封,没有遇到丝毫抵抗。这一点是个值得关注的问题,赵匡胤乃是奉命出征,现在外敌未御,在没有旨意的情况下,谁这么默契地为他打开城门?

《续资治通鉴长编》说,赵匡义派人将当晚陈桥驿的情况告诉了石守信和王审琦。二人彻夜令将士等着赵匡胤回城。

若事先没有商量,石守信和王审琦等能如此爽快的参与这么重大的事态吗?他们不怕一旦失败,被诛九族吗?

宰相范质和王溥的言行,也反映出赵匡胤是蓄谋已久的。当赵匡胤返回开封后,还在早朝的宰相范质和王溥,听说发生兵变后,范质抓住王溥的手说:

“仓促遣将,吾辈之罪也!”

因为吓坏了,范质用的力气很大,以致指甲将王溥的手抓出了血。而王溥无言以对。显然,二人均认为赵匡胤是蓄谋已久,自己作为宰相却事前没有发觉,悔恨不已。

综上所述,纵观整个事件,从正月初三日出征,晚上黄袍加身,次日黎明返回开封,再到当天下午赵匡胤正式即位,不到48小时,就从孤儿寡母手中夺了天下。事情办得行云流水,一气呵成。没有周密的计划怎么能做到呢?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8446742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文章链接:https://www.badwe.com/15990/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